第三千七百章 那没问题了(1 / 2)

作品:《踏星

旁边人瞪着那个年轻人,不满:“你叫什么叫?没看我们正在拉少御大人吗?”

“就是,闭嘴。”

“闷葫芦,一开始就没人搭理他。”

“长的也丑,跟少御大人比差远了。”

那个年轻人皱眉,目光掠过众人盯着陆隐:“你不属于九霄宇宙,更不是少御楼的,你到底来自哪里?”

陆隐挑眉:“我说了,来自少御楼。”

“可笑。”年轻人抬手,伸出比常人略长的五指,遥对陆隐:“五指--落天门。”

无形的门户出现,陡然关闭,让绝壁上那些人脑袋发晕,一个个看向年轻人,惊讶:“五指落天门?这不是天门落家的力量吗?你是落家的人?”

领队女子也惊讶,她没想到自己队伍中还有个落家的人。

落家虽不是下御之神家族,但在九霄宇宙地位却极高,因为天门,就是落家在镇守。

所谓五指落天门,落家专为天门而生,无数人想进出天门,都要经过落家的同意。

“你是落家当代传人?”领队女子问。

年轻人笑了,带着狰狞,眼中尽是寒意:“我叫,落狞。”

周围人迷茫,名字不对,落家当代传人不叫落狞。

“落,落狞?”有人惊呼,来自绝壁对面。

这边也有人想起来了:“落狞?天门落家最传奇的那个天才?仅仅看一眼惊门之法就练成了,曾被惊门上御赞叹,可收为徒的那个落狞?”

“传闻落狞沉睡于少御楼,等待神位空缺,不会吧,他就是落狞?”

“我居然见到了落狞?”

“那个记录历史的奇才…”

周围人看落狞充满震撼,比见到御桑天震撼的多。

领队女子望着他:“你真是落狞?”

落狞盯着陆隐:“我沉睡于少御楼,八角亭,东南方位。”说完,目光越过陆隐:“他又是怎么回事?”

陆隐无语,这是见到真人了。

永恒说他沉睡于八角亭东南方位,眼前居然还真有一个沉睡于东南方位的,太寸了吧。

永恒看向落狞,神色不变,连那一丝淡笑都没变过,仿佛不在意。

“你一直睡着,可能他比你晚沉睡,早醒。”陆隐解释了一下。

众人…

“八角亭,八个方位,只能沉睡八人。”领队的男子开口。

陆隐哦了一声:“那我没问题了。”说完,返回绝壁之下。

永恒对周围人笑了笑:“其实拜我们为师,不比沉睡八角亭那些人机缘差,好好想想。”说完,也退了下去。

绝壁上,部分人充满狂热的看着落狞,毫不掩饰,也有部分人目光闪烁,看向绝壁之下。

这个人说的不错,他们虽然出身和修炼天赋都还可以,但跟落狞这种人比起来差远了,落狞他们是注定可以争夺神位的奇才,而他们,只能看着。

但如果能拜师那两个媲美下御之神的强者,未来还真不一样。

谁说神位必会被少御楼的人得到?

能来这里的都不蠢,他们或许高傲,看不上三

者宇宙,但对力量修为的认知却很高,很清楚陆隐与永恒的战力意味着什么,通过他们,能有更广阔的路。

然而这两人无法登上绝壁,他们拉不上来,也没办法。

绝壁下,陆隐与永恒落下。

老首松口气,没登上绝壁就好,出一个御桑天能登上绝壁已经让他们心理不平衡了,而绝壁上那些人更是让他们堵得慌,对宇宙的认知都有了怀疑。

“这少御楼什么情况?”陆隐问,看向永恒。

永恒失笑:“你觉得我会告诉你?”

陆隐耸肩:“不说算了。”

永恒还真没打算说,如果是旁人,说了也就说了,无所谓,但陆隐不同。

他很清楚陆隐很擅长见缝插针,祸水东引,让他了解的信息越多,越能干一些出人意料的事。

在天元宇宙,这种事他做的太多太多了,很多情况都靠着这些信息逃过生死。

“两位,那绝壁之上是什么人?”老首问,身旁是几个十三天象,都看着陆隐与永恒,神色警惕。

两人看向老首。

“都忘了,你们也在。”

老首盯着两人:“两位与御桑天是敌人,可在此联手杀了此人。”

陆隐无奈:“不容易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