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十五章 但愿青帝常为主(1 / 2)

作品:《剑来

去年今年明年,春去春来,花开花落,总是东君做主。

一个白衣少年,独自走在京城外的官道上,双手各自攥着一大把竹签串成的臭豆腐,吃得满嘴辣椒红油。

少年大口嚼着臭豆腐,突然抬头看了眼天幕,腮帮鼓鼓,啧啧称奇,“已得真人好消息,人间天上更无疑。”

本是那月明星稀的天象,刹那之间,星河灿烂,就好像一轮明月暂时退位让贤给一条天河了,只是这份异象,转瞬即逝。

相信各国钦天监都已捕捉到这份奇异天象,不出意外,很快就会乱成一锅粥,注定是个不眠夜。

崔东山撇撇嘴,“最新一位十四境,就这么成了吗?”

估计老秀才帮了于老神仙一个不小的忙,否则按照崔东山的推衍,符箓于玄的合道契机,当在三教祖师散道后。

他提起手中臭豆腐,在空中写下一个“丂”字。

崔东山收回手,飞快吃掉几串臭豆腐,丢了竹签,腾出一只手来,抖了抖被他称为“揍笨处”的雪白袖子。

便从里边摔出一位金丹地仙,正是蜃景城黄花观的那位龙洲道人,刘茂。

山水迢迢,长夜漫漫,距离此行目的地,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,总得找个聊天解闷的人。

被摔出袖子的刘茂站定,也不确定自己身处何方,更不多问半句。

崔东山扬起手,“吃不吃臭豆腐?”

刘茂摇摇头,“吃不惯。”

崔东山埋怨道:“娇生惯养,细皮嫩肉,就是矫情。”

刘茂也不敢还嘴。

如果说那位年轻隐官是城府深沉,一些个想法的脉络,到底有几分有迹可循,交流起来,比较费脑子而已,那么眼前这个自称是对方学生的崔宗主,就纯粹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了。即便陈平安话里有话,还难听,可陈平安毕竟不会无缘无故就对自己饱以一顿老拳吧,可崔东山就会,而且是一言不合就会对刘茂拳脚相加,美其名曰开窍得靠推与敲。

崔东山嚼着臭豆腐,摇头晃脑,“好吃好吃,美味美味。”

刘茂默默跟在他身边,不得不承认,此次闭关结丹,自己是有一定把握的,可如果没有这个白衣少年在闭关时的“横插一脚”,刘茂不觉得自己可以“丹成三品”,赚得那份事先不敢奢望、纯属意外之喜的丹室气象,紫气蒸腾,丹室作书城,插架五万轴。

山上都说传说中的丹成一品,是板上钉钉的飞升候补,比如龙虎山天师赵天籁,趴地峰火龙真人,还有那位自号七十二峰主人的皑皑洲韦赦,都在此列。不过飞升境大修士,早年结丹,还是丹成二品居多,故而丹成三品,仍是许多地仙梦寐以求的结果。

作为报答,刘茂需要辅佐这位青萍剑宗的首任宗主,悄悄完成一件事,制定出一架能够准确测量桐叶洲山河异变的地动仪。

由不得刘茂不答应,只是这种壮举,何尝不是刘茂所思所想、单靠自己却只能永远是空中阁楼的美事?

崔东山随口问道:“经你改良的鸡距笔,连我瞧着都顺眼,第二批的销路,你们皇帝陛下找好下家了?”

刘茂照实答道:“陛下的打算,无从得知。”

先前那个穷得揭不开锅的大泉王朝,造办处新设文房司,姚近之有意无意,将厂址建造在户部宝泉局和仓场衙门附近的荷花桥,距离刘茂的黄花观只有几步路。上次皇帝陛下亲临道观,跟刘茂谈了一次,陛下回宫后没多久,刘茂就多了个清贵且小有实权的美官,还得了一个在刑部当差的秘密供奉身份,在刘茂的帮助下,文房司很快就成了朝廷的摇钱树,聚宝盆。

主要是打造那种“御制”鸡距笔,如今远销一洲南北的山上仙府和山下诸国,可谓一本万利,替大泉姚氏解决了燃眉之急。

崔东山笑道:“十两银子的东西,卖出一颗雪花钱的价格,商家的范先生和包袱斋张直瞧见了,恐怕都要流口水吧。”

刘茂欲言又止,忍了忍还是憋住了。

最大功臣,不就是你的先生吗?

第一批鸡距笔,大泉姚氏确实已经不用寻找买家了,因为玉圭宗已经预定了足足三万支鸡距笔,会与姜氏云窟福地秘制的落梅笺,捆绑销售。一支打着“御制”幌子的鸡距笔,价格是一颗雪花钱,也就是足足一千两银子!可事实上,所耗材料的成本,大概是在七八两银子左右,至多是加上些云纹、吉语,算上能工巧匠的这点劳工费,怎么都不会超过十两银子。

也难怪当时刘茂听说价格会咋舌。

朝廷的这个定价,委实太黑心了些。不过反正是赚山上仙师和各国显贵的钱,坑不着穷人,再说刘茂一个观主道士,已经与前朝皇子的身份,彻底划清界线,尤其是前不久刘茂刚刚结了金丹,成为一位传说中的陆地神仙,对这些世俗纷争,已经再无兴趣,或者说形势所迫,由不得他不明哲保身,作出取舍。

崔东山吃过剩余的臭豆腐,将那些竹签当做暗器一一丢掷出去,嘴上嚷着嗖嗖嗖。

然后打了个饱嗝,崔东山手腕拧转,多出一件竹制器物,笑嘻嘻道:“龙洲仙长,你会不会捣鼓这个?”

刘茂点点头,学识广博,自然认得这件“竹筒”,在民间俗称渔鼓,在道教也有个名称,道筒,与渔鼓稍有差异。昔年大泉朝野一些个文人雅士,也喜好摆弄此物,打渔鼓,唱道歌,诵一篇道德黄庭。刘茂在还是大泉皇子的时候,就以文雅著称于世,

崔东山自顾自敲起道筒,只是故意荒腔走板,让刘茂这个行家里手听着只觉聒噪而已。

要知道刘茂是个有强迫症的人,所以忍得比较辛苦。当初陈平安在道观书房内,只是搁放书籍位置不对,刘茂都会别扭不已。

这条冷清寂寥的官道,崔东山一边蹦跶和鬼哭狼嚎,一边与刘茂调侃道:“宝瓶洲的大隋高氏,国祚一千两百年,整整一千年两百年啊,也就是当年宝瓶洲地盘小,谁都瞧不上眼,不然传出去,能吓死人,中土神洲历史上,有几个王朝,能够如此长寿?大隋高氏是大骊王朝的近邻,那你知道高氏的龙兴之地在何处吗?”

刘茂说道:“弋阳郡,根脚史料记载,当地自古喜好渔鼓。”

崔东山朝刘茂伸出大拇指,赞叹道:“没卵用的学问,偏偏懂得这么多。”

刘茂默然。

崔东山笑道:“有机会,我一定要帮你引荐给大隋当今天子,还有卢氏王朝出身的于禄。你们三个,出身大致相仿,境遇类似,难兄难弟嘛,聚在一起,有的聊,喝高了,各自谈到伤心处,肯定会抱头痛哭,呜呜哇哇的,教旁人瞧见了也要黯然神伤。”

一个是亡国太子,身负半国武运,沦为一条连姓氏都不敢保留的丧家犬。于禄于禄,余卢嘛,余下的卢氏。

大隋新帝高煊,修道资质好,福缘深厚,否则在骊珠洞天,高煊也无法从李二手中“购得”那条金色鲤鱼和一只龙王篓。当年只因为与大骊宋氏的那桩盟约,高煊不得不以质子身份,去往龙泉郡披云山的林鹿书院求学,因为早就被当成太子和储君栽培,所以明明可以上山修道当那长生久视的神仙,却不得不碍于文庙规矩,坐龙椅当皇帝,自裁阳寿,无异于一场“自寻短见”。

至于身边这个刘茂,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,是不得不走上一条修道之路。

如果可以的话,相信刘茂肯定愿意拿一份未来山上的大道成就,换取一件龙袍,只是在人间当个甲子光阴的皇帝。

各有所求,各有不得。

刘茂神色淡然道:“那就劳烦崔宗主引荐了。”

崔东山收起那只竹道筒,重新放入袖中,揉了揉下巴。

当年师娘宁姚进入骊珠洞天,曾经有过一场看似没头没脑的阴险偷袭。

至今未能追本溯源至源头,这是一件让崔东山每每想起就气闷不已的揪心事。

老王八蛋可能猜到了,但是故意不说。齐静春可能算到了,同样没有告诉自家先生。

先生肯定最是在意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一样没有与任何人提及只字片语。

弋阳渔鼓,大隋王朝的藩属黄庭国。

崔东山哀叹一声,使劲挠挠头。

刘茂眼角余光里的白衣少年,自有一番独到气度。

看似松弛慵懒,若真人形解状。偶尔傥然,若有所失,若有所思。

崔东山踮起脚尖,望向远方,说道:“龙洲道友,我们得抓紧赶路了。”

刘茂点点头,结丹之后,练气士能缩地脉,跨越山河,如过田垄沟渠。

说实话,若非成为地仙就被崔东山拘拿在袖中,偶尔才能如今夜这般摔出来透口气,否则刘茂早就想要寻一处僻静地界,研习演练和施展各种地仙神通了。

缩地走山川,蹈虚追日月,升天白日飞。

只是崔东山既没有缩地,也没有御风蹈虚,而是使出了一门让刘茂哭笑不得的蹩脚手段,甲马术,疾行方,是下五境修士比较常用的山上仙术,

刘茂见崔东山一本正经在额头写某古神名讳,再蹲下身,腿上绑帖赤书符条,站起身,晃动手腕,使劲蹦跳了几下。

然后崔东山又从那只好似“百宝箱”的雪白袖子中,抖搂出一张符马,落地时便是一匹通体雪白的神驹,“龙洲道友,愣着做什么,翻身上马啊,这可是江湖演义里边经常见到的照夜玉狮子马!头至尾长丈余,蹄至脊高八尺,神异非凡,能够日行千里、夜游八百呢。你我境界寒碜,只能凭恃外物赶路了,道术不够钱来凑嘛。”

言语间,白衣少年一个前冲,扯开嗓子大笑喊道:“腾云驾雾去也。”

刘茂骑上那匹符马,一人一骑,在驿路上快若奔雷,皆身形模糊,如同拉伸出一条白练。

崔东山一路狂奔,双手挥动,风驰电掣,“云岩国,哈,邵云岩,我们邵剑仙真该来这边逛一逛。”

刘茂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到了云岩国。

之后崔东山进入一座县城,在云岩国京畿之地,这处光是县尉就有六人之多的赤县境内,崔东山收起身上那些神神道道的,再从刘茂手中取回符马,熟门熟路,穿街走巷,最终带着刘茂来到一座关了门的书铺,铺子是前店后坊的格局。

其实几乎整条街都是书铺,崔东山站在门口,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云岩国整个京畿地界,都没有遭受兵灾战火吗?”

刘茂摇头道:“不清楚。”

山下一些个国力鼎盛的大王朝,朝廷往往喜欢编修那种动辄数万卷的大型丛书,作为政治清明、太平盛事的象征。

比如大泉王朝国姓还是刘的时候,就曾编出一部卷轶浩繁的皇皇巨著,而皇子刘茂便是幕后的真正总裁官。

云岩国京城,反而成为一处从头到尾都侥幸逃过那场兵灾的世外桃源,复国之后,几乎无需任何营建修缮。

关于云岩国为何能够逃过此劫,一洲山上仙师,众说纷纭,对于云岩秦氏而言,自然是祖宗显灵。

崔东山搓手笑道:“贫疑陋巷春偏少,贵想豪家月最明。书城不夜,走,进去看看,带你长长见识。”

在这云岩国,不仅是官方大规模印书,民间刻书和书商出版也是蔚然成风。

只说这么一处不起眼的铺子,粗略估算一番,库房内搁放的雕版就多达九万余块。

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,笑呵呵道:“不是书香门第,便是世禄之家。文气浓郁,自兹振振森森,是桂是兰,或秀或苗,英贤绳绳,书香不绝。”

“我得与书铺主人知会一声,遭贼了!”

“这等侠义心肠,可歌可泣。”

刘茂只是闭嘴,对崔东山的荒诞举动和奇言怪语,已经能够做到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了。

崔东山将那些雕版悉数收入囊中,再让刘茂在此等候片刻,说是要去见个自家宗门的未来客卿。

白衣少年独自走在大街上。

天上兔飞乌走,人间古往今来。

但愿青帝常为主,不教人间有落花。

一座古旧宅邸的祠堂内,墙上挂着两幅画像,并无书写名讳。

神案上边,除了香炉,还供奉着几本装裱精美的古书,以青白丝绸包裹。

有个中年男人,相貌并无出奇处,就是一身装束不常见,穿着一件杂色衣衫,杂有绿、红、月白和灰黑四色。

他敬过香后,将三炷香插在香炉内,也不转身,神色淡然道:“既然是位上了山的修道之士,为何来山下做贼。”

房梁那边,探出一颗脑袋,“梁上君子也是君子嘛。”

原来藏着个国字脸的少年,穿白衣,他被发现行踪后,一个翻滚,摔向地面。

只见那白衣少年落地时,好似一个崴脚,先绷着脸,然后好些吃不住疼,骤然间抬腿抱膝,金鸡独立,嘴上嗷嗷叫着。

那个文士皱眉提醒道:“肃静。”

国字脸少年拍了拍肚子,“有点饿了,不知这儿有无饭吃,白米饭就行,不用酒菜,我这个人,最能将就了。”

文士默不作声,只是安安静静看着这个身份不明的不速之客。

少年嬉笑道:“不过最好是那种受过劳苦的柴烧成的饭,比如拆了旧车脚,不知道你这边有没有?”

文士眯眼,脸色阴沉,死死盯住这个看似口无遮拦的少年。

白衣少年却是双手负后,望向墙上的一幅挂像,“咦,这么巧吗,竟然刚好供奉着公曾先生,好大官呢。另外这位的身份,容我猜猜看。”

“都说好纸可以长寿千年,事实又是如何呢。书籍保管不当,虫蛀,纸张发霉等,都属于小劫,书楼走水,辗转售卖途中,被某些迂腐文士,拿来陪葬等等,属于中劫。倒是兵戎,以及朝廷下令销毁禁书,这些才是书籍的大劫数。”

说到这里,少年视线下移,望向桌上那几本古书,“每一本古书,若能够传承几百年,不是鬼神庇护是什么,对吧?”

少年继而收回视线,转头望向那个文士,微笑道:“你也算是不折不扣的有功之臣了,好歹替桐叶洲留下了一部分文运。”

文士自嘲道:“自保而已,谈不上有功。”

崔东山点头道:“当然只是与你说句客气话,我家先生教诲,出门口甜能当钱。”

崔东山自顾自点头道:“出门在外,给人帮个忙,搭把手,帮人力气不值钱,何乐不为。”

文士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看来道友有个好先生。”

“家中有仙佛,日用有真道。如入芝兰之室,琳琅秘府,耳濡目染,即便不成圣,也能贤。”

白衣少年双手撑腰,哈哈笑道:“我家先生也是从家乡老人那边听来的不花钱道理。”

文士说道:“道友若是说完了,那我可就要下逐客令了。”

崔东山摆摆手,“没呢,还早呢,讲功劳,我只论事不论心,论心万古无完人嘛。”

“与屠子买肉一般,上了秤,足斤足两,一个收钱,童叟无欺,一个买肉。”

“只有讲到读书人做学问,才需论迹又论心。”

文士听着那个古怪外乡人的古怪话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你是谁,有资格在这里论功行赏?”

崔东山眨了眨眼睛,“他来过这里,你也见过他,对吧?”

文士笑问道:“莫名其妙,没头没脑的,道友到底在说些什么。”

崔东山挥了挥袖子,埋怨道:“咱们都是读书人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讲,警告你别乱说话,我这个人脾气不好,小心一语成谶啊,真让你没头没脑了。”

文士笑呵呵道:“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情。”

因为大道根脚的缘故,虽说打架本事可以完全忽略不计,但他还真不怕一位大修士的纠缠,打不过就逃。

尤其是现在这个世道,桐叶洲重新返回文庙之手。

他也不觉得一位山巅大修士,胆敢在如今云岩国的京畿之地肆意妄为。

少年从袖中摸出一把玉竹折扇,双指拧转,啪一声打开,扇面写有四个大字,以德服人。

“今天冒昧拜访,就是有个小请求,跟你打个商量。”

“道友请说。”

“以后跟我混,保管你这般大道根脚的,也能吃香喝辣。”

“我若是不肯?”

少年转过扇面,也是四个大字,不服打死。

文士一时语噎,沉默许久,冷笑道:“道友口气不小啊。”

崔东山轻轻挥动竹扇,“当年他站在这里,有没有说什么?”

文士反问道:“你是某座书院的君子贤人?”

崔东山眼神哀怨,好似委屈万分,“好端端的,干嘛骂人。”

文士眯眼道:“道友倒是言语风趣。”

“你真不认得我?”

“不认识,也不想认知。”

“我是东山啊!”

文士愣了愣,东山?青萍剑宗的那个崔东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