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咱是有种的人(1 / 2)

作品:《冰火两虫天

阿烂闭上眼睛,屏住呼吸,不敢稍动。

他在心头默念,“我是一棵树,一棵臭树,一棵又脏又臭的鼻涕树……”

狡狈跳上他的肩头,翕动着鼻翼,这儿嗅嗅,那儿挠挠。

就算狡狈在他头上屙一滩屎,他也不会动上一下。头上多滩屎大不了找条狗舔干净,但若命没了总不能找条狗替他活。

但下一刻,阿烂不得不动起来。

狡狈的舌头卷住银兰花,“嗖”地窜上了铁荆枝头。

“狗娘养的,你要什么都行,那朵花不行!”阿烂真是红了眼。狡狈狡猾成性,有时会发婴儿疯,估摸着从没见过这么鲜亮的花儿,这才好奇地当成了玩具耍。

命可以丢,但花不能丢。阿烂追得嘴喘腿软,狡狈跑跑停停,好像蛮喜欢这种追逐游戏。

就在阿烂绝望时,前方出现一潭湖水,拦住了那头该死的狡狈。

狡狈扫视了一眼阿烂,狭长的眼睛透出嘲弄的味道。那一刻,一点也不像野兽的目光。

阿烂关心的是那朵银兰花,心惊胆战地盯着狡狈的一举一动,直到它似乎玩腻了,吹了一口气,花朵飘落小湖。该死的,他实在应该再快些。至于那头狡狈,倒是不慌不忙潜入泥泽,瞬间失去了踪迹。它竟会地行术。

银兰花触到湖水,像蜜蜡一样融化。

阿烂感觉有些不对劲,阴暗的湖内泛起漩涡,藏着一种莫可名状,让他汗毛竖立的惊悚。

更紧张的是,背后传来“沙沙”的脚步声。

他这一路胡跑乱冲,竟不知身在何处。唯一清楚地是,不知什么时候被一群剑齿虎盯上,从后路围了过来。

白骨岗天生具有魔性,天花狼独来独往,而剑齿虎总是整群地转悠。

围住烂仔的剑齿虎应该是一个大家族,粗略看去足有十多头,简直是宰鸡用上了大铡刀。

“别过来,我可是百发百中的快枪神。”阿烂探手抓了个空,这才察觉投枪早不知丢哪去了。他自知大难临头,索性豁了出去,抽出背弓,疯了一样大嚷:“除了耍枪,我更喜欢用弓弦弹老虎的小jj。你们怕了没?”

或许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无耻的虫人,剑齿虎的眼神闪过某种迟疑和迷惑。

“怎么,不怕?”那个家伙咬了咬牙,决定发出大绝招,“我还有更厉害的一手,最擅长表演弹自己的小jj。”

剑齿虎神态凝重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恶心事,惊恐地向后退去。

没错,十多头剑齿虎没有丝毫犹豫,灰溜溜逃入丛林。

“肯定是被我的英雄气概慑服,所以一个个夹着尾巴逃跑了。”阿烂自言自语,很快听到阿光焦急的呼喊声。

“我在这。”阿烂回答。

“小心!”闻声赶来的阿光脸色变得惨白。

“剑齿虎都不敢惹咱,这地头还有谁敢跟咱斗?”

阿烂叉着腰,故意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造型,除了向阿光显摆自己的神武,更重要的是向那个家伙示威。

除了玩死自己的双胞胎兄弟,小队其他成员赶向这里,那个家伙就跟在队尾。

同世上大部分废柴一样,阿烂每天早上都会做着一柱擎天的强者梦。而现实似乎比梦境更虚幻,狩猎祭提供了一个平台,想不到这么快就赢得了莫大的荣耀。他刚刚毫不费力地吓退,确切地说,是恶心退十多头剑齿虎,就是那个家伙也做不到吧。

现在,他从那个家伙生锈一样的脸上找到了一丝惊诧,是那种极端自信的人突然发现一件事情超乎自己控制时的惊诧。

或许,那个家伙从不曾料到自己的亲弟弟会有这么有出息的时刻。

对阿烂而言,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。天是那样的蓝,地是那样的绿,暖洋洋的空气是那样的……腥。

那种腥味来自后背。

“有魔兽在我后面,是不是?”

阿烂终于读懂了阿光他们脸上的神色,就跟自己看到狡狈紧跟着双胞胎兄弟时一模一样。

不用回头,阿烂也能感觉到那头魔兽一定凶悍绝伦,这才是十多头剑齿虎灰溜溜逃走的真实原因吧。

就算阿烂面对十多头剑齿虎还敢耍疯卖狂,现在却有一种绝望的感觉遍布全身,双腿颤颤,小腹涨涨,想尿又尿不出来。这并不丢人,远处奔来的青年,已有两个瘫软地上。

那种冰冷而强大的杀气,是阿烂第一次接触。直到很多年后,回忆那天的情景,阿兰仍会脊椎骨发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