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投靠(1 / 2)

作品:《我真的是奸臣

“佘岱,请贝子爷进去吧!好生招待》”

事情到这里,觉尔察家的人心中石头总算彻底落地了,董亮这来来回回几次操作,彻底让府里上上下下彻底畏服。

本来一个天大的隐患,被董亮瞬间抹平不说,反而凭空多出许多威望。

而手段不过是一个恶仆的性命,鄂汉的一只耳朵而已,以鄂汉今天所做的事情来说,这点惩罚简直是皮毛。

但就是这点惩罚,刚才让他们感觉到天都快要塌下来一般窒息感,那种前所未有的威压,让众人大气都不敢踹一口。

觉尔察家包括今天来的这些客人见识到了董亮的手段后,只怕以后都会唯董亮马首是瞻,而董亮在期间所用的手段,众人更是反复琢磨,越琢磨越觉得董亮深不可测。

要是董亮知道这些人想法,他一定会嗤之以鼻,在不久前他还只是一个社畜,哪有短短几天就成长为权谋高手的道理。

那给人天塌般的窒息感不过是董亮真的准备把这天捅塌,不是吓唬他们而已。因为在董亮心里这国家,这权势就是个屁,无知无畏,所以至刚至阳。

接着董亮让人找来一个门板,把哪张纸贴上去,准备来一个客人就让人把名签了。

反正接下来基本都是些小虾米,量他们也不敢掀起什么风浪。

鄂汉此刻还在磕头捣蒜,董亮见到地上的人头也不禁犯恶心,此人虽然死有余辜,但他对侮辱尸体并不敢兴趣,于是吩咐道:“把这人的头连同身体找个地方葬了,其他长随抓到后院内,出手杀人的,弄死便事了。伤人的,咱们的人伤在哪里了,便在他身上依样开个口子,生死不管!”

说着董亮指了指鄂汉:“将这人的裤子脱了,绑到石狮子上面。老子要煽他,可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
有了鄂汉这个人形广告以及那张纸条的投名状,这个所谓的皇后党还真真的生出了一些组织度。

但凡来了一个官员,看到这一切,了解原委后,谁还敢小瞧董亮?

不过今天来这里的,不止有受邀的官员,还有前来赔罪的,泰禾。

这个苏克萨哈的侄子,曾经坑过董亮的二等侍卫的男人,泰禾本来以为自己亲自前来赔罪,再加上奉上五千两银票作为补偿,这事基本上就平了。但看到鄂汉的惨状后,他再也生不出这样的心思了。

“六爷,小的之前被屎糊了脑袋,冒犯了您,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泰禾的姿态放的很低,弓着身子不断的赔罪。

那五千两银子,对董亮的诱惑还是比较大的,这在任何朝代无疑都是一笔巨款,而且泰禾这货虽然黑吃黑,当时坑了自己一把,但董亮也没有听说他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,他要冤杀苏克萨哈不假,可他并不愿意牵连无辜。

董亮故意板着脸说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贿赂我吗?你认为我是那种以权谋私之徒吗?还是你想拿这些钱,为苏克萨哈这个丧尽天良的人开脱?朝廷的法度你有没有放在眼里?皇上和娘娘你有没有放在眼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