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你师傅到底是怎么死的?(1 / 2)

作品:《修真界的包工头

四人离开不远,也就刚走出庙门十几步开外,其中一个年轻防卫队员就道:“刚刚咱们非要吧画像拿出来干嘛?气氛好尴尬,搞得好像我们就在怀疑人家小和尚似的。

那些仙师可是说了,那个叫江辰的可是穷凶极恶之徒,那可是杀了坤林山妖王,还从赤澜阁大仙师手里逃走的主。”

另一个中年防卫队员道:“我看那个小和尚也不像,可上面交代了,咱们就还是要按章办事,总不会出岔子,别让人逮住小辫子。

仙师说了对方还是两个人,那个叫江辰的头发也是寸短。所以还是比对一下好些。”

防卫队青年道:“那个小和尚虽然能断木碎石,不过看起来还是憨厚老实的。

据说那两个逃犯原来也是仙山里的仙师。那日误会被咱们围起来,不也没有伤人吗?要是仙师还能被咱这些人围着?还需要跟咱们解释啥的吗?”

几人一边说着,一边远去。而庙内的江辰和承空的耳力就这点距离还是能听得清楚的。

胖子承空贼兮兮对江辰道:“嘿嘿!被赤澜阁那么大一个仙门抓捕,非要一显本色,嫌命长了不是?

我要是那逃犯,现在肯定也要装的跟以前不同,最好就是装成师弟你这幅贱兮兮,脏兮兮的呆蠢模样,呵呵,是吧?”

这胖子还真是鸡贼啊,难道这就怀疑上了?这又在试探我?

江辰耸耸肩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也有些恼道:“师兄难不成怀疑我是那个逃犯?元福庙跟东去庙来往也有几百年了吧?”

“呵呵!我还真没兴趣关心你是不是那个逃犯呢?别给我东去庙带来麻烦就行了。”承空撇嘴道:“这两日你的早晚课虽然还是差点,不过那些道爷一向不待见我们佛修,还不至于研究佛家的东西。”

这个胖子既否定又是肯定,说的有些含糊。你这是怀疑的还是不怀疑呢?

但有个提示是肯定的,别给东去庙找麻烦。

亏得江辰计划做的细致,对于佛家的东西还是提前预习了的,起码对于不太娴熟的近住早晚课,马马虎虎算是讲究了。

赤澜阁的经典阁里也藏有一些佛门典籍,主要是江辰丹田没有修复,为了保有一些实力,他还看了不少佛家的锻体武技。也顺带看了些佛修禅理。

见江辰脸色不悦,承空又笑道:“哎呀!我说破师弟,你怎么就经不起逗啊?我要是怀疑你,直接把你先抓了,绑了送给那些道爷。

呵呵!不说这个了,今天多劈点柴,我去打个山麂子,今日也给你开开荤。都好几日没吃肉了,馋死我了。”

“啊?你?~你?我?”江辰这下还真的给惊住了。

“啊哈!你什么你啊?没见过和尚吃肉啊?”承空笑道:“没听说过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吗?再说你我都还只是个近住,算不得和尚。小家伙,咱们还要长身体呢!”

近事还属于俗家,可是近住要住进寺庙,虽算不得和尚但还是戒荤了的。

江辰立马合十,道了句佛号:“阿弥陀佛,弟子自从被师父收留,就渐渐不沾荤腥了,既然皈依佛门,怎么能吃荤呢?”

此时承空收起一贯的笑脸,开口问道:“破山师弟,你师父到底是怎么死的?八年前我师父即将圆寂,你师父当时前来探望,我就在边上。

我师父让他来东去庙接替他做住持,要他躲避坤林山和玄昆堡的胁迫。可他没有接受,你难道不知道原因?龙尾州佛门修行的路断绝,你师父临死前没跟你说?”

承空双眼有些红,说话间鼻息也开始加重,右手缓缓靠向腰后。

?腰后?承空僧袍单薄,腰部不似有东西,难道?储物袋!他还有储物袋?承空这是要动手?是我哪句话说的不对吗?难道这里的和尚都是要吃荤的?

“我!我?”江辰一脸紧张,脑子飞速思考。脸上的紧张时装出来的,内心的焦急是真的。他若是杀了承空,免不了又要逃亡。

等等,说错话是没错,可他问道止空和尚是怎么死的?他怀疑我之前编造的止空和尚的死吗?就一句吃荤就猜到止空和尚不是前年死的?是其中有什么内幕我没搞清楚吗?

不行,我不能往我不知道的内情里面钻,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道,对!我还是要装作不知道,对对对!我本来就不知道。

止空和尚是今年才死的,就在前不久,死于那场大战,江辰当时特别选了元福庙,就是因为死无对证。没想到还正好和这个东去庙有联系。